2007-01-08

熱情。


部落格陰鬱了好幾天,今天看完05年的超女八強賽,吃完革命之家,突然熱血沸騰了起來。想起那段曾經讓我非常感動的話,擺著意識形態考試不顧,硬是想來扯幾句(真是不要命了)。

在大二那年,我問余老為啥放棄廣告界高薪工作,跑來當老師?對於他這樣一個反應思緒敏捷又挺有創意及批判性的人(呵呵,從這詞兒可以看出我對老師這行業的某種想像),學校不會讓他覺得很悶嗎?他當時給我的答案是「因為我熱愛我的工作」從那時候開始,熱情這種會令人近乎痴狂的東西,注入了我的血液與日常行止中。

從原本覺得他憤世嫉俗啥事都要批評而不喜歡他,到後來相當欣賞余老觀看事情的另一種方式,沒想到之後我也沾染到這種幾乎凡事都要加個問號的習性,漸漸地也被歸類為怪人一族。呵呵,後來每次跟余老吃飯聊天總要消遣他「你看看,都是你讓我變得跟你一樣愛造口業,交不到男朋友都是你的錯...」

我忘了我們一起走過幾次街頭,但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反戰遊行那天,一早就約在AIT對面碰頭,余老還帶著可愛的小迪。沒想到,後來發生相當嚴重的推擠事件,群眾大喊著「警察打人」「警察不可以打人」...話劇表演用的假血四處濺散讓場面更加觸目。一團混亂中,我拉著小迪還有其他幾個小朋友到一旁,當起了保母。

那一天,因為走上街頭,回家被老爸老媽痛罵了好幾個小時。這一次,我鼓起勇氣跟他們講了我的想法。

「我覺得戰爭本來就不該有,更何況美國發動戰爭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別跟我說什麼顧全大局,沒有人有任何資格可以結束另一個人的生命,殺人就是不對的!」
「美國當老大哥當久了,把自己的利益跟世界和平掛在一起,實在很無恥」
「不要跟我說美國是為了維持秩序,這只是貪婪的藉口,他們憑什麼濫殺無辜?」
「如果你們讓我唸書的目的是可以對這個社會有一點貢獻或能實現自己的理想,那我現在就是在實踐,否則唸書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你們要我唸書的目的是可以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那我可以很確定地跟你們說,我不是胡亂盲從走上街頭,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被蒐證到而從此拿不到美國簽證,不去美國對我來說沒啥大不了,反正我也不喜歡去」
「台灣政府只懂得當哈巴狗跟在美國背後搖尾巴,但我們真的能從美國那裡拿到什麼好處嗎?別傻了」
「世界各地有很多人都走上街頭反戰,我們只是在表達自己的想法,而且這是合法的權利」
「民進黨政府跟國民黨一樣,這件事情只會讓我更討厭所有的政客」
.
.
.

那次被唸的很慘,他們說我幹麻這樣固執又愛出風頭,要反戰就留在家裡就好,沒事跑去外面抗議作啥?我不曉得哪來的勇氣,馬上回話說:「如果每個人都像你們這樣想,沒人敢說真話,沒人願意站出來做些什麼事情,如果沒有過去那些起身革命的人...那大家就等著被政治人物或有錢人賣掉...這些都是我上學學到的東西,如果這些沒有價值,不如不要唸書」「如果人生在世只要遵從社會規範,卻不去質疑這些規範是否合理,那活著實在有點無趣...」

其實我知道他們只是擔心我的安危或者所謂前途,而我也不是故意要嗆他們讓他們擔憂傷心,但那時候我像是終於逮到機會,把壓抑在心中許久的想法一口氣地說了出來。後來我們冷戰了幾天,但我還是在房門外貼上大大的反戰標誌還有布條(儘管美國親戚來探訪我還是不撕掉):NO BLOOD FOR OIL

事後證明,那一次被唸沒有白費,至少他們明白自己有個想法跟主流社會不大一樣的怪女兒,也慢慢學會接受了,哈哈。呼,但一直到最近幾年英美侵略伊拉克這個行動被糾舉出愈來愈多惡行證據,我才終於有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偶爾還會很故意的邊看電視邊在一邊碎碎唸「你看吧,我就說美國政府很髒吧...」


2 則留言:

  1. 一樣擺著考試不顧硬是想來留言的Leo1/09/2007 11:04 下午

    看完紀錄片我也熱血沸騰
    嗚,帶我一起去北京,我也要出去

    查維茲:「布希是魔鬼」

    回覆刪除
  2. 考完期末考馬上趕回宜蘭明天又北上的Mg1/09/2007 11:23 下午

    北京不曉得好不好玩捏
    我比較期待去西藏、內蒙或印度啦 呵呵
    再來我就要想去歐洲跟非洲了
    呵呵 我忍不住又開始幻想了起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