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0

我很認真的想了一下,為何我會崇拜會畫畫的人,終於追溯到了慘澹的高中歲月。人的記憶很有趣,會自動把傷心的時刻刪減,我總算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以前大家總會問,最喜歡求學的哪個階段?我的回答總是:我最討厭高中時期,我最快樂的時候,是國中三年。

原先,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國中時候,有我暗戀的學長。現在,我總算明瞭,那是因為高中時期,我真的過得很不快樂。回想那段歲月,真的除了空白,還是空白。

外婆的過世,對我真的影響太大,但也是一個當頭棒喝。經過那三年的哭泣,對於人生,我有了不同於其他同齡朋友的想像。我記得,國中時候,我寫了好幾個志願,包括:「我長大後要當總統」「我要當個偉大的政治家」「我要當個了不起的企業家」「我要在NASA當個科學家」「我要參加奧運比賽」「我要當個鋼琴家」。

我對於自己的夢想,記憶深刻,因為當時的我,眼前只有自己的夢想。而高中以前的我,也一直走在那條路上,直到生命走進了岔路,一切天翻地覆。

然後,我再不覺得當個政治家有什麼了不起,也不想富可敵國,我只希望自己深愛的親友,能健康快樂平安的活在我身邊。如果可以,我最想要的是時光機。

已經14年了,我依舊淚流滿面。

阿嬤教我好多,我永遠記得國小時,不識字的她拿著筆幫我簽聯絡簿,一筆一畫、緩慢地描出她的名字,然後對我說:「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沒辦法念書,你一定要好好念書,不要讓人家瞧不起。」

昨天,他馬咪問我:「會不會煮菜阿?」我回說:「會一點點。」這才想到,國小三年級,因為很愛學大人,自己跑去開了瓦斯爐、倒了油,煎了個蛋、炒了盤菜、還煮了玉米濃湯,興匆匆地拿給阿嬤吃。現在回想,還真想知道那是什麼味道。

「這個要壓緊、轉個幾圈後,再抽出來,就有一個結了,然後再剪掉...」國小五年級的時候,阿嬤教我怎麼用針線,還有很多我早就忘了的針線花招。阿嬤是裁縫高手,小時候,我身上很多衣服都是她做的、現在還蓋著她當年做的毯子。

「來,坐好喔,不要亂動」每當阿嬤搬著一張椅子到院子,然後在報紙上剪一個洞,將報紙穿過我的頭,變成披風時,總是我孩提時期最興奮的時刻。我喜歡讓她幫我剪頭髮,可是當時我卻不懂,為什麼她自己不幫自己剪,卻要去理髮店給一個妝很濃的阿姨剪頭髮。這種事情,也要到長大後,才明白為什麼,一旦明白後,卻早就忘了當時的感動。

「我長大之後...要帶你出國去玩!」小時候,大人總喜歡問小孩子,長大之後會怎麼對待他們。我當時跟阿嬤說,等我大學畢業後,我要帶她出國去玩。不過,還沒等到我念大學,我就知道自己的夢碎了、承諾也永遠都無法實現。

阿嬤過世後,我幾乎不打羽球了。從小到大,師長們都明示或暗示我,別再打球,自頭至尾只有阿嬤最支持我打球,她還會幫我去找清晨四五點的老人羽球隊,然後帶我去打球。我知道,當球場上所有大人都稱讚說:「這個小女生,才國小四年級,怎麼就這麼會打球」那時候的阿嬤,真的很開心。

一直到現在,我好像都還記得,她看著我的神情,那種驕傲又帶點疼惜的表情,始終烙印在我腦海裡。



3 則留言:

  1. 結果我還是沒說為什麼崇拜會畫畫的人,恩。

    回覆刪除
  2. 我不要拍拍要抱抱~~>///<

    回覆刪除